曾令日本鬼子胆寒的这条老街,就在湖南澧县
      2018-12-07 11:10:58
      来源:别饿坏了那匹马
      •   75年前的今天,湘北一带狼烟四起,战火纷飞。侵华日军为牵制国军向印、缅方向调派抗日兵力,大举进攻常德,抗战史上最为惨烈的常德会战进入决战阶段。
         
          当时,蒋介石正在开罗参加中、美、英三国首脑会议,商讨联合对日作战计划和远东战后和平问题。常德会战能否制胜直接影响开罗会议对中国战区的策略。所以蒋介石不断指示前线,时刻关注会战进展,严令守军与常德共存亡。也因此,常德会战被蒋介石称之为“东方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
         
          而暖水街战役就是常德会战外围战场上首当其冲的重要一战。
          暖水街,就在边山河附近,位于澧县火连坡镇澧淞村,因街后山洼有一眼温泉而得名。这里是湘鄂交界的重要门户,也是日军进攻常德的咽喉要道。
         
          1943年11月4日,多路日军向暖水街大举进攻,企图全歼防守此地的国军,以此扫清进攻常德的障碍,于是敌我双方在这里展开了一场殊死激战。
         
          常德会战期间,中共长江局的机关报《新华日报》每天都有战况报道,以下是有关暖水街战斗的部分报道索引:
         
          《新华日报》11月7日:长江南岸战区扩大,敌军侵犯澧县城郊,暖水街、观音寺方面也有激战。
         
          《新华日报》11月8日:澧县东北我克新店铺,鄂西敌西犯幕旗山。犯大堰垱、暖水街两路敌军被我阻击。
        (当年《新华日报》对暖水街战事的报道)
         
          《新华日报》11月9日:湘鄂间战事重心西移,枝江、新安一线激战,敌主力犯暖水街,我军毙敌三千。
         
          《新华日报》11月10日:枝江西敌犯聂家河,暖水街一带敌我仍在激烈争斗。
         
          防守暖水街的是79军暂编第六师。所谓暂编,其实就是杂牌军,暂六师也不例外,大部分都是湘西苗族同胞,武器装备老土,包括火铳、苗刀、阴勾、标枪之类。服装也不统一,有的甚至仍是苗衣苗帕。但打起日本鬼子来却一点也不含糊,打阵地战跟打游击似的,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毫无章法”的战术让日军晕头转向,摸不着头脑。
         
          那几天,正下大雨。暂六师奉命死守暖水街主阵地,正面对敌,吸引日军主力。也就是说,暂六师相当于一个磁铁,主动处在四面受敌的中心地位,以配合98师、194师、199师等国军部队对日军的四处侧击。所以从一开始,暖水街战斗就显得格外悲壮。
         
          当时,东起大堰垱、王家厂,西至甘溪、太平沿线,敌我双方都在展开恶战。而暖水街是这一沿线的主战场,也是双方争夺的要点。守住暖水街,也就是守住了常德的北大门。

        (暖水街战场今貌)
         
          暂六师不负使命,全体将士都做好了牺牲的准备,个个英勇顽强,迎着敌人猛烈的炮火,利用炸药包、手榴弹甚至燃烧瓶,出其不意地摧毁日军的坦克。激战四天四夜,双方伤亡惨重,敌人一度攻破防线,进入了暖水街。但主阵地仍然由暂六师牢牢控制,官兵们同仇敌忾,誓与日军血战到底。
         
          日军主力在飞机、坦克和大炮的配合下集中兵力冲锋十三次,枪炮声、手榴弹爆炸声震耳欲聋,喊杀声响彻云霄,四处硝烟弥漫,阵地上血肉横飞,尸横遍野,洈水河里满河都是漂浮的尸体。
         
          激战至第五天,日军死亡人数已经多达三千余人,可仍然没有前行半步,攻占暖水街似乎遥遥无期,日军害怕起来,开始寻思新的进攻方案。
         
          而暂六师也是伤亡过半,团营骨干军官伤亡达三分之二,有的班、排、连更是全体阵亡。79军军长看到暂六师伤亡如此惨痛,遂下令暂六师撤出阵地,与98师、194师、199师一起分散侧击日军。
         
          被暂六师打得胆颤心惊的日军占领暖水街主阵地后,却发现79军各师仍然在四处侧击,形成包围之势,甚至有小股日军被分割,被国军包了饺子,日军诚惶诚恐。
         
          11月12日,暖水街战斗持续到第八天,日军发现已受国军牵制,只能围着暖水街打转转,始终不能彻底突破暖水街的防线,严重影响进军常德的计划。日军第11军司令横山勇不由担心起来,转而改变策略,留两个联队构筑工事,在原地麻痹国军,而主力则绕过暖水街,从新安、石门方向进攻常德。
         
          暖水街战斗期间,还发生了一件让日军惊恐万分的事。11月7日,当日军师团战斗司令所进人暖水街的时候,为了与闸口的步兵第65联队建立联系,樱井参谋带领几名传令骑兵向该地行进。
        (日军在湘北山地)
         
          此时,国军98师有一个连队正埋伏在杨家坪附近的山上迎击敌人,)突然发现几个日军骑着战马、大摇大摆地朝杨家坪阵地奔来,到了跟前,一个拿着望远镜的日军正在观察地形,不料一排子弹射来,几个日军应声从马背上栽了下来,坐骑受惊,回头就跑。
         
          樱井参谋的坐骑被日军发现带回司令所后,日军一下子紧张起来,因为樱井随身携带一个文件袋,里面装满机密文件,其中就包括该师团战后将调往马里亚纳群岛参加太平洋战争的相关资料。
         
          师团司令所像炸锅了似的一团大乱,侦骑四出,下令一定要找回樱井参谋的尸体,抢回文件。结果在三元村的杨家坪附近发现了三具尸体,樱井参谋携带的文件原封未动。后来如果不是日军战史写出这段秘闻,中方并不知道日军在暖水街战斗期间还有过这样一场虚惊。
         
          在暖水街,除了这场著名的战役外,还发生过很多值得记载的历史事件。
        (流经暖水街的洈水)
         
          贺龙曾在自己的履历上写过这么一句话:“1917年底,曾用两把菜刀,发展到百余人的队伍,任援鄂军第一路总司令所属之游击司令。”其实这里所说的“百余人的队伍”,就是在澧县暖水街一带发展起来的。
         
          那还是1917年冬,孙中山领导的护法战争取得了胜利,湖北鄂军黎天才宣布湖北护法独立,遭到湖北督军和北洋军的重兵包围。孙中山电令湘西将领援鄂,贺龙率队随总司令张学济从沅陵开往常德。湘南护法军总司令林修梅十分赏识贺龙,派人与之联系。张学济担心贺龙带队离开,就把他关押起来。
         
          当时,贺龙的叔叔在常德镇澧守使王正雅的手下当营长,得到贺龙被关的消息后,立即请王正雅救人。贺龙出来后,见自己的人马已被收编,郁闷不乐,决定回乡再拉队伍。
         
          他独自一人行至桃源和慈利两县交界的两水井时,遇到想投奔他的吴玉霖,结果两人在餐馆吃饭时遇到抢劫,打斗中杀死了两个抢犯。正巧新任命的慈利县县长王子申坐轿路过,忙令手下两个卫兵捉拿。无奈之下,贺龙、吴玉霖只得抄起菜刀,砍死卫兵,夺枪逃跑……
         
          二十几天后,贺龙又召集了十八人,带着三条枪,急急忙忙去参加反对北洋军阀的援鄂战争。一行人日夜兼程,从石门渡过澧水,四天后到达澧县暖水街,在客栈住宿时遇到了澧州援鄂民军游击司令王子才。
         
          王子才手下有四十来人,二十来条枪。他对贺龙十分钦佩,主动提出合并,让贺龙担任营长。结果引发手下副官荣金芳的不满,第二天天没亮就带几个心腹跑了。王子才长叹一声,对贺龙道:“老弟,我出师不利,没打仗,人先跑了。我看出你是个将才,这三十来人交给你吧,你好自为之。”
         
          于是,贺龙成了湘西援鄂一路军下属的游击司令。之后,他带着这支多半是澧县乡民的队伍,在荆江两岸,穿梭游击,与北洋军周旋。在援鄂作战的两个月中,贺龙的队伍发展到了一百余人,七十多支枪。但终因敌不过正规军,最后退回澧县。后来加入湘西护法军第五军,任第五团第一营营长,驻防桃源。
         
          如果没有暖水街的那次相遇,就没有贺龙这支最早的队伍。
         
          暖水街还有很多的故事,《天仙配》中的董永与七湘姑的传说就源自这里,边山河也因皇上御赐董永为“献宝状元”而得名。如今,境内董永墓依旧,皇上御书金匾石碑依然矗立在金架山侧峰炉子山。董永与七湘姑动人的爱情故事,曾被摄制成电影《七仙女下凡》,外景拍摄地就在边山河。
        (暖水街今貌)
         
          遗憾的是,有着悠久历史的暖水街,如今却不复存在。上世纪中叶,随着水库的修建,洈水船道的消失,这条依山傍水、曾经繁华的老街日渐衰落,最终成了一个普通的村落。但她承载的厚重历史与美好故事,却永远不会消失!
         
          我相信,终有一天,在暖水街旧址,会耸立一座高大的纪念碑,让后世铭记那些为国捐躯的抗日将士。
          酒泉网 | 备案号:陇ICP备11000709号-1 | 招聘信息 | 服务条款 | 法律顾问 | 联系我们 | 投稿信箱 | 办公
          CopyRight 2010-2015 wwww.chinajiuquan.com Corporation,All Right Reserver
          甘肃省酒泉市委宣传部主管   甘肃省酒泉市酒泉日报社主办   酒泉市新城区神舟路27号
          甘[2010]00001号  00125001   互联网新闻服务许可证号:6201025
          46.0026毫秒,文章生成成功! 页面内容载入:毫秒